帐号: 密码:
站内搜索: 订阅资讯
电器沙龙资讯网—最新最全的专业音响灯光行业资讯

 

电器沙龙资讯网
视听行业人才网
电器沙龙商务网
您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专访 >> 阅读文章

李力天:专业音响领域的多面手

2010-01-12 16:44:49 来源:电器沙龙资讯网 浏览:20562

——访广州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第八设计所副所长 李力天

 

       编者按:他是一个具有丰富项目实操经验老的舵手,又是一个富有创新设计的声学专家,他为行业培养了大批的技术人才,他满腔热血几十年如一日的在专业音响领域里默默耕耘,一直坚守着自己哪份最爱。本期“专家访谈”栏目带你走访声学专家李力天老师,让我们共同分享他的精彩阅历。

 

广州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第八设计所副所长 李力天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闵捷(以下简称闵):非常感谢李老师能在百忙之中接受我们的专访,李老师也是行业内的资深音响专家,首先,请李老师简要介绍一下自己,好吗?
       李力天(以下简称李):我现在是在广州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第八设计所工作,设计所也是“应汝才声学技术研究所”,我正在跟应教授学习建声,同时也担任设计所副所长。现在有很多声学项目,都是以建筑声学为基础,我们希望对建声的掌握而能对各设计方面有所帮助。第八设计所还有其它各专业设计,如电声设计、
灯光设计、视频系统设计、工业控制设计、计算机网络设计、机房设计、装修设计、智能化系统设计等。
      闵:涉及的面比较广一点?
      李:对,我们这专业,设计上正正规规从设计院做出来的不多,有部分是由企业或品牌厂家来支持设计院,实际上是他们在从事设计这方面工作。我这十多年走过的路,基本上就是为生产厂家从事这种工作,而且还做了不少。项目包括政府的会议厅、大型会议中心的智能
会议系统;上海F1国际赛车场扩声系统;北京首都机场T3航站楼广播系统;主题公园的音效、灯光、视频控制系统;智能家居系统等。
2004年的时候,我就想这种设计工作什么时候能像知识产权那样受到尊重,并且进行收费。若能收费,那会对这种设计和系统的研究发展会更好。做技术的就只做好技术这方面,不要被利用到商业领域。但目前仅通过纯技术设计的回报能让设计生存就已经不错了,很多时候甚至连生存都做不到,所以从事这种设计工作转行的人比较多。在厂家和工程商里面做设计的,有时也会有这种情况。
      闵:那你觉得为什么呢?
      李:我觉得这是需要一种对价值的体现吧,也可以说是对知识产权的尊重。
      闵:那就需要提高工程商和用户对专业设计的认识?
      李:对,但有不少用户和集成商对设计重要性的认识不够,这也促使我去做这个工作。今年初,广州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聘请我做院里的高级技术顾问,我进一步发现我们的技术还是受到尊重的,接着我在今年7月也就加入了这个团队,负责电声、智能化系统这些专业,来从事我所热爱和专注的设计工作。
      闵:由多个队伍组成这个设计研究院?
      李:没错,广州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共有十几个设计所,第八设计所的重点就在建声、电声、
灯光、视频、智能家居和自动化控制,当然建声是放在第一位的,这是所长——应教授经过考虑之后确定的。
      闵:那就是从建声到电声都是一条龙服务?这是全职的工作?
      李:对,要在设计所全职做设计。
      闵:你们设计所有多少技术人员?
      李:第八所有十多个人。
      闵:在广州大学里面?
      李:在广州大学桂花岗校区3号楼(数理楼)9楼。
      闵:在广州大学里,和彭教授和周教授在一起?
      李:彭教授和周老师他们是广州大学声像与
灯光技术研究所,那主要是和教学相关的研究所。而广州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是集设计、教学、科研于一体的设计院,是新一代的甲级设计资质的设计院。
闵:你当初是怎么接触这行的?
      李:我算是1973年在农村广阔天地里大有作为时代入行的,做这行大概有三十多年时间了,那时还是农村广播时代。早在1969年的时候,我开始搞矿石机,应该算是无线电爱好者,当然那时纯粹是业余爱好,为了收到广播电台就要拉天线、绕线圈。
      闵:这些我也做过。
      李:整个可变电容,再绕个线圈接上耳机。
      闵:对,我做二极管、耳机、铜线、线圈的时候,才两块多钱,然后再买个可变电容搭上去。
      李:我做的比你还早些,用的是矿石,用矿石的单向导电性来做检波。
      闵:实际上就是耳机加检波器。
      李:当时用晶体耳机和固定矿石,还要拿针去拨动矿石的触针的,当收到电台就会很开心。后来用活动矿石就灵活多了,用手调整触针就方便多了。到我上初中,1969、1970年的时候,有二极管卖了,再接上电容和线圈,就可以收到广播电台了。73年,我高中毕业,当时我已经组装过来复式、超外差式晶体管收音机和晶体管扩音机等,算是爱好者的高手了。到了农村,所有坏了的收音机都由我负责修。1977年初在农场参加了工农兵学员最后一届考试,就读了广州市机电中专,学机械制造专业。当年在读期间全国恢复了高考,中专也可以去参加考试,我也上了线,当时就想进入华南理工学院无线电系、中山大学无线电系、南京理工学院无线电系,其它专业不读,结果这年就与大学擦肩而过。
      闵:你是广东人吗?
      李:不是,是在广东出生和长大的北方人,我父母亲是军人。我当时整天就想着除无线电系外,其它不读。
      闵:有气势。
      李:不,这是我的爱好的结果。中专毕业以后,1979年分配到广州太平仪器厂搞自动化控制。解放牌和东风牌汽车的仪表都是我们厂生产的,当时是机电工业局仪表仪器公司下面的工厂。那是一个很好的厂,工厂是到学校来招优秀人才的,当时工厂离我家比较近,我的成绩也还不错,所以就把我招过去了。我在工厂技术部门做设计做了7年,一直到1986年一次很偶然的机会,全国第6届全运会要在广州举办,广州体委当时缺乏技术人员,我就从工厂调到体委下面的体育大厦筹建办,负责广州体育馆电子记分牌和扩声系统的建设工作,这可是我非常喜欢的工作。
      闵:这是你真正的入行了?
      李:是呀,从专业的角度来看应该这样算。在1982年还在工厂时,我参加了成人高考,被录取到华南理工大学无线电系学习。我们是在职学习,要学六年,与正规四年全日制本科比,除了党史和体育外其它课程都一样。1988年,就是我入行后二年,我从华南理工大学毕业,拿到学士学位和毕业证书。
我在体育馆负责电子记分牌,因为我学过机械、材料力学和工程力学。这个电子记分牌的设计主要是力学问题,要不破坏体育馆的建筑结构,将设计计算完了,再送到设计院总工室审批、盖章、最后进行施工。我喜欢
音响,在筹建办又算比较在行的工程师,所以当时整个音响系统的建设也由我负责了。音响系统约16万美元,我负责报关和系统安装。当时还要读书,也辛苦,我经常骑自行车去华工听课的,偶尔借辆摩托车,听课休息时就去海关报关,经常在体育馆、华南理工大学和海关三个地方来回跑。当时没电脑和网络,电视又是黑白的,娱乐诱惑少,一心就只想着读好书。
      闵:那个体育馆在哪里?
      李:那个体育馆是老的广州体育馆,在广州中国大酒店对面。
      闵:后来拆了?
      李:90年代拆的,后来建成了锦汉展览中心。我从86年做到89年,这3年对于我以后所从事的专业技术有飞速的提高。
      闵:有没有去跳舞?
      李:很少,几乎没有。我在体育馆期间,所做的都是我的爱好,所以工作是我的享受。当时广州的大型演唱会都是在广州体育馆做,体育馆规定设备不能给外人操作,我觉得这挺好的,炼就了很多专业人员。我负责演唱会
音响系统设计和调音,我对自己要求比较高,演唱会音响系统的每一根线都是我亲手接通的,对那些歌还要熟悉,一场演唱会下来,不觉得累,很享受这种工作过程。在广州体育馆的时候,主要是通过实践在学习,同时我也会去广州图书馆和中山图书馆借相关的书来看。
       通过几年的实践也算小有名气了,广州的许多大型演出活动都经常找我,后来离开了体委进了广州乐团就更忙了。这期间还有个小故事,广州乐团的 “乐团音乐服务中心”是美国百威
音响的代理。在1989年春的技术推广会,请了香港曾福琴行总裁罗永超先生来做演讲。当时我觉得我的实际经验和技术还凑合,但理论知识还欠缺,我就想归纳一下。那个技术讲座是在现在的广州乐团排练厅举办,一大早我骑自行车去的,还是第一个到。一看现场那横幅写着“美国百威专业音响技术讲座”,我真想掉头走了。我心想,这不就是什么品牌宣传嘛!后来想想,来得这么辛苦,还是听听吧!一听就把我吸引住了,我就在那认识了我的老师罗永超博士,在他讲课的过程中,也慢慢培养了我对罗博士的敬意,他在国外了解国内的技术情况,而且讲的东西不仅仅是用百威受用,使用其它品牌也很受用。我连续听了3天的演讲,每天都有不同的收获,罗博士所讲到的音响设备操作方法和音响基础知识都会去进行演示。
       闵:借他代理的品牌来演示?
       李:对,这样的话,大家对他和台上的品牌印象就更深了。当时我整理了30多个我想问的问题,在第三天的讲座后,可以提问的时候,我把我要问的问题全都问了。有很多问题,我一问,罗博士就能马上回答,也有一些问题,他说要请教一下他的老师才知道。我们聊了很久,他问我在哪工作,我说在体育馆工作,专门做演唱会。他说,怪不得你有这么多问题。到后来广州乐团请我过去谈谈工作调动的时候,我才知道是罗永超先生推荐我的。这样我就抓住了这个机会从体育馆调到广州乐团,当时的调动工作是不容易的,我算广州乐团正式编制人员,在音乐服务中心工作。
       闵:第三产业?
       李:对,音乐服务中心是广州乐团的第三产业,
音响和乐器一起做。我们单位每年为广东省文化厅和乐团创造不少价值,做得风风火火,从文化系统做到全国各地。
       在广州乐团的时候,我还参与了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。1989、1990年,广州乐团、广州市文化局和广东省电视台联合举办了“广州歌舞厅
灯光音响培训班”,这应该是全国第一个这种上岗证类型的培训班。广州文化局要求工作人员带证上岗,当时广州主要是音乐茶座,还没有卡拉OK,音乐大部分都是乐队演奏。这个工作对音响师是要求较高的,要会调乐队和歌手,还要会灯光控制。这个培训班班一共办了8期,每期大概有几十人到一百人。那就是说,我们培养了歌舞厅技术人员一共有七八百人。这里面有歌舞厅的操作者,有准备创业开音响公司的老板,也有歌星。来听的人比较多,广州市开始有了带证上岗的歌舞厅工作人员。每期我要负责讲授四天的音响基础课和两天的实验课,一些参加学习的学员真的很用功,白天来上课,晚上还要赶回去歌舞厅工作。
       闵:他们都是在歌舞厅工作?
       李:部分是,还有一些是准备开
音响公司的人群。他们都要交几百块钱来培训,因为要带证上岗。很有意义的是,我们办培训的过程也是一种享受,我们把自己的知识和经验传授给学员们,学员们也传授给了他们的同事或徒弟。
      不过有一件事让我挺遗憾的。1990年的时候,有个朋友问我,可不可以帮他讲课,并将培训班的讲义写成一本书。当时我连腹稿都打好了,还计划配一本实验指导书。由于那时工作很忙,每个月都要开
音响讲座,全国各地都跑,没时间和精力写书了,结果就把这写书耽搁了。如果出书,可以把很多能分享的东西放进去,例如对“失真”的解释,我就想除了用文字描述,还用耳朵听,并用示波器波形、频谱仪频谱等几个方面让大家了解“失真”的现象和本质。
      闵:只有文字不太直观吧?
      李:所以将文字和图片结合,现在有电脑就更好了,网上教学几乎可以说是接近完美。讲
音响课的时候,讲得听众累了,我就会在合适机会放点音乐调剂一下,让大家一直保持清醒。当时有一些学生毕业的时候就说,我最喜欢的课就是上音响课了。上课上多了后,我也总结出不同的听众要有不同的授课方法。通过授课我也让自己学到了更多基础理论知识,并与我所掌握的实践经验结合起来。通过实践和向罗博士请教,我学到书本上学不到的重要知识,即人的生理和声音的关系。比如:耳窝里掉了纤毛,人的听力就退化,随着年纪的增长,我们的听力开始退化了,就知道该怎么保护我们的听力;为什么要采用1/3倍频程的均衡器做系统。
       1997年,乐团服务中心撤销了,后来广州乐团也进行了改革,变成了广州交响乐团。1997年底我力争到了上海交通银行大楼
会议系统的设计和施工工作,这让我看到和参与了上海的大变化。更巧的是,我研究了3年多的百威“媒体矩阵”在上海派上了用场,上海的马总(马为民)与我通电话说:上海黄浦江观光隧道邀请我做甲方的技术顾问,国外设计公司在项目里有“媒体矩阵”的设计。接着,我就从上海开始从事媒体矩阵技术推广和技术团队的培养,一干就一发不可收拾。在上海期间我完成了黄浦江观光隧道、海洋水族馆、红塔大酒店、莘庄地铁广场、上海市人大、南京文化艺术中心、江苏省委、上海F1赛车场、郑州国际机场、北京首都机场T3航站楼、总参作战指挥中心、天津开发区、天津海关、大亚湾核电站、西南行政中心等项目的设计和技术支持工作。
       闵:那就是你一直在上海?
       李:是的。
       闵:做了5、6年?
       李:2003年前,我工作和生活都在上海,每年回广州时间加起来不超过2个月,因为我太太和孩子在广州。每年的假期、寒暑假、节日长假等都是我太太带着我女儿到上海和我团聚。2003年非典后我就常在在北京、上海、广州和全国各地之间跑,因为我们的努力,媒体矩阵已经被全国各地区、各行业所接受了,而我们的工作也就更繁忙了。
       从1999年到2005年,我在上海租了6年多的房子。我在上海做项目的所有收入又都投入到上海的事业中去,这主要是用在对技术人员的培养方面,包括技术团队所有人员的工资、补贴、住房、计算机、办公设备、生活设施和用品等方面。虽然在经济上我仍一无所有,但通过几年对技术人员的培养,让我们获得了同行的尊重,在中国这个行业中的技术人才方面累积了巨大的财富。更让我骄傲的是:现在有不少技术人员在全国各地不同的公司担任重要技术工作,其中不乏许多总工程师和技术总监级别的。
       闵:2005年的时候你回来广州了?
       李:因为我家人身体的原因,我想离家近一点,跟太太和女儿多些时间在一起。我2005年下半年开始在广州的时间相对多些了,仍主要做技术团队的培养、全国性的技术推广会和重大项目设计的技术负责。我们培养了大概有几十人,差不多上百人。想想1999年到2003年间,我在上海带着几个小伙子一起干,有广东来的,也有全国各地的。技术就掌握在个别人手上,好像离开了个别人项目就会出现问题一样。所以大量培养技术人员的工作就这样开始了。重点培养的技术团队,有上海、北京、成都、广州、深圳、沈阳、山东等这几个技术中心,我们是从03、04年就开始做这种技术储备的。
       闵:培养新技术人员、技术储备等做得蛮不错的。
       李:还好,这方面做得蛮不错的。这个历史阶段让我挺自豪的,这个舞台我也可以慢慢淡出,我的历史使命也应该完成了。今年开始,我已不担任公司技术总监职务了。在2006年一个同行聚会上我又见到了阔别10年多的应汝才教授,我再次抓住机会向应教授请教了不少关于建筑声学设计的问题,应教授所做的一些工作对电声技术的设计很有用。他这方面的知识和经验又非常丰富。今年,我们达到一个共识,就是共同搞好设计所,设计所设计的技术含量要比较高。
       闵:你觉得你现在的设计对行业有何推动作用?
       李:声学要从基础做起,如果建筑声学环境很不好的时候,我们也难以用技术手段和设备去解决问题。
       闵:要主动的应对这些建声的问题!
       李:对。
       李:回到设计这个话题,我认为设计有三方面是需要我们掌握的,一是:技术;二是:艺术,也就是技术的应用;三是:商业。生产厂家和系统集成商做的设计虽然有部分技术在里面,但商业含量就比较多。我们设计院所做的设计,艺术的成分会多一点,技术方面跟其它厂家差不多,商业含量会适当的缩小。因为设计院的设计是要按照相关规定进行收费的,其价值也是社会所承认的。
       闵:那就是说,我们更多地不依赖一个产品来做技术,而是用它的艺术和它所有的表现力来做设计,然后觉得谁适合,就做谁的,我觉得这样才是一个好的设计。
       李:是的。现在很多人觉得设计的目标就是要多卖一些东西,或者是卖其它一些不需要的大型的东西。现在设计院做设计工作,是用户付设计费给你,请你做设计的,你就要知道重点在哪里,不能将商业做得最大,你要知道能不能帮他省钱。我们的设计是把艺术排在第一位,接着是技术,最后是商业。最贴切用户需求的设计,就是最好的设计。
        闵:还要看它的效果。
       李:对,要有效果,还要实用性。从商业角度来说,它的成本不能太高。
       闵:从这个角度,用户就愿意掏钱来买设计了。
       李:当然,要回归自然,实事求是最重要。我是搞技术的,很死板的,我对设计认识有我的原则。一个设计要合理,从头到尾都要想通才能去说和做。遇到有的集成商或厂家是搞业务的人,对技术了解不太深,那就敢想、敢说,因为他们的目标是销售。说实在的,这也就是我们所拥有的知识产权的东西还没被社会完全接受。
       闵:为什么很多企业都不像李老师你这样,去推销他们的新技术、新功能,开新产品发布会或新产品推销会?其实我觉得是有必要的,很多工程师、专家都这么认为。
李:其实现在很多企业也在通过各种方式进行新技术、新产品的推广,但有些企业专业技术人员和设计人员的知识面不够,专业与技术脱节,设计与应用脱节。所以技术人员不能只守着自己固有的知识,要经常去充电,例如:去看看展览会、参加新产品发布会和技术推广会等,平时就进行资源的储备。
       闵:就算没有学到,也要听着写下来,放到网上,让大家学学。
       李:像LED灯的技术、网络技术、数字音频技术、数字视频技术等应用技术都是日新月异。一个合理的设计,也就是多学习、多创新的成果。现在做设计就需要考虑一个整体的解决方案,要了解各种专业和很多方面的东西。
       闵:像你们这种,音频、视频、
灯光、控制等集中在一起做,会很好。
       李:现在有很多设计使用很前沿的产品,大都是由厂家、系统集成商、代理商去做了。
       闵:代劳了,就像有的设计院,它都不管音频了。
       李:我觉得视频、音频、
灯光、控制等专业应该放到网络平台和计算机系统上做系统集成,其知识是应该受到尊重的。原来做这种弱电系统集成设计,大多数都是国外公司做的,在中国就常见有美国公司、英国公司和香港公司等大型的设计公司,它们在中国都有办事处和代表。
       可以说在技术上和应用上,我们是在同一起跑线上,我们不会比国外设计公司差。有些视频、音频技术,我们走得不比他们慢。从应用的角度来讲,我们甚至跑得比厂商还快,因为我们有大量的实际应用经验。现在我们已经掌握了网络信息和设计等知识,请国外设计公司来中国,可能还会有语言、文化方面的差异。虽然很多外国设计公司有很好的技术,但它们可能不了解中国的国情,所以由我们自己来做自己的事情会更好。在国内,也有大型的设计院,但对于一些专业项目,有时候也是由厂家和代理商代劳的。
       闵:实际上是不够综合和不够全面?
       李:对,厂家所做的东西,它只针对某个专业上独立来做,比如说音频、视频、
灯光就完全分工又分家了,每个不同的专业厂家在设计上只会考虑自己所涉及到的专业领域。
       闵:它只考虑自身的问题。
       李:但是设计院要除了要考虑建声的音质改善,同时还要考虑噪声治理、隔声等声学的问题。如果我们把这些问题在一起去同步考虑,就可以少走很多弯路了,至少可以节约时间,这也是应教授所提倡的,同时建声和电声也要在设计阶段就同时进行考虑。
       闵:可是,我们经常都是先搞了建声,再搞电声。
       李:建声本身和装饰有很大关系,经常要综合在一起做设计。
       闵:那你们是同时做一个项目还是各自干各自的?
       李:我们一起做同一个项目,设计所里是有分工的。建声、装饰、音频、
灯光控制、 视频、网络归到一个设计平台里边去,要有一个团队。这也是以后的趋势,因为设计资源也要共享。
       闵:要有自己的特点吧?
       李:对,我们碰到一个智能家居设计,这绝不会分几个专业设计部门来设计的,都是由一个设计部门做完。
       闵:家居智能化这是一个很好的发展方向吧!我觉得智能家居应该要发展到更广泛的层面上,能放到宾馆酒店、办公室上。
       李:没错,智能化建筑在技术应用上都是相通的,智能家居也是未来几年内发展的重点,所以我们设计所在这方面也已经在进行技术储备了。
       通过技术沟通,原来的合作伙伴关系更密切了。大家互补,成本降低了,监管也容易。在上海有个跨国
音响公司的中国总部大楼就是由我们进行建筑声学设计的,该企业的产品研发、销售、设计都在这大楼里。我们在做会议厅、会议室和大堂的建声工作,同时也参与监管其它专业设计。设计院做完设计以后,往往会代甲方进行技术配合,一直跟到项目结束。
       闵:因为里边有很多触角的东西。以后有什么信息项目、成功的案例和方案可以跟我们沟通一下,我们来跟进,了解一下。
       李:好的,谢谢。

 

李力天老师(左)和闵捷先生(右)合影


       编后语:从使用者到教学者,再到设计者,李力天老师以其丰富的行业的知识游刃于专业
音响领域,这样的多面手,在行业内实属罕见,这也暴露出当前行业综合性人才的匮乏,我们也亟待希望行业内多出现这样的多面手,共同来撑起行业的大发展。

文章评论

请输入您的姓名:

请输入您的评论:

验证码*点击输入框获取验证码


共有1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<2010-08-19 20:46:57>评论说:
在海南大学思源学堂设计项目带给我的收获
凭着我的冲动和激情,我拥有了我的设计工作室。正当准备设计我宏图伟愿的时候,我遇上了他,一位巍巍学者-----应汝才教授(1962年毕业于上海同济大学建筑声学专业本科,国内知名建筑声学专家,广州大学建筑设计院第八设计所负责人),在他热情的鼓舞下,终于我同意以八万元的价格,承接下海南大学思源学堂的演艺厅及周边设施的设计业务。抱着负责任付出的心态,我和我的团队连续奋战近两个多月,终于我们的初步方案打动了业主,也令应教授如愿以偿得到了这个项目的设计合同。但是意想不到的是当我提出教授和我方签订合作合同的时候,他对我提出了很多苛刻的条件,如承担分包设计费税金、差旅费、图纸打印费,甚至于我们没有收到设计费也必须交出设计方案等等,这些条件是我之前一直没有听他提到过的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    终于,我明智的选择放弃这个项目,虽然我损失了几万块,但是我看到了我的问题,由于我的真诚、信任我伤害了我自己,也由于我的天真,在没有和对方订立书面约定的情况下令对方有机可成,如果继续干下去,还不知道将来的损失是多少了。
    我非常的庆幸,我能悬崖勒马,但是我更感恩这位教授,是他令我体验到教训和失败,从中得到成长和提升,令我能时刻保持警觉性去走我将来的人生。如果可以,我真的愿意衷心的向他说一句:谢谢您,生命有你更精彩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广告服务 | 网站声明 | 意见投诉 | 欢迎投稿 | 期刊服务 | 民用资讯 |
联系电话:020-61286158 传真:61285012 邮箱:Webserver@dqsl.cc
Copyright 2010, 版权所有 www.dqsl.cc. 粤ICP备07037932号
Powered by DQSL.CC